阿长与《山海经》句子赏析

时间:2012-05-29 16:31

⒈一到夏天,睡觉时她又伸开两脚两手,在床中间摆成一个“大”字,挤得我没有余地翻身,久睡在一角的席子上,又已经烤得那么热。推她呢,不动;叫她呢,也不闻。

赏析:从这段话中,我们可以知道阿长是一个很随意的人。因为对于阿长来说,鲁迅是少爷,可阿长在睡觉时却在床上摆开个‘大’字,挤得少爷只能缩在角落,这样与他们俩的身份刚好相反。所以说阿长是一个很随意且很纯真的人。

⒉“恭喜恭喜!大家恭喜!真聪明!恭喜恭喜!”她于是十分欢喜似的,笑将起来,同时将一点冰冷的东西,塞在我的嘴里。我大吃一惊之后,也就忽而记得,这就是所谓福橘,元旦辟头的磨难,总算已经受完,可以下床玩耍去了。

赏析:从这段话中,我们可以得知阿长是一个容易满足的,爱孩子的保姆。在她听到了鲁迅说‘恭喜……’后,仍然兴奋地又说了几句,并且剥开服橘后,第一个是塞到了鲁迅的嘴巴里。

⒊她教给我的道理还很多,例如说人死了,不该说死掉,必须说“老掉了”;死了人,生了孩子的屋子里,不应该走进去;饭粒落在地上,必须拣起来,最好是吃下去;晒裤子用的竹竿底下,是万不可钻过去的……。

赏析:阿长很迷信。但她会把听到的,自己认为是对的道理一遍遍不耐烦地讲给鲁迅听,所以说阿长是一个很伟大的保姆。

⒋她常常对我讲“长毛”。她之所谓“长毛”者,不但洪秀全军,似乎连后来一切土匪强盗都在内,但除却革命党,因为那时还没有。她说得长毛非常可怕,他们的话就听不懂。
“那里的话?!”她严肃地说。“我们就没有用处?我们也要被掳去。城外有兵来攻的时候,长毛就叫我们脱下裤子,一排一排地站在城墙上,外面的大炮就放不出来;再要放,就炸了!”

赏析:洪秀全,他是领导金田主义的。但阿长却把他和土匪和强盗混到一起说,而且在后来,竟把自己脱裤子的事情讲给了鲁迅听(这是羞辱的事情),这说明阿长是一个没有什么文化的人,是非不分,愚昧无知,也恰好地表明了阿长的纯朴。

⒌过了十多天,或者一个月罢,我还记得,是她告假回家以后的四五天,她穿着新的蓝布衫回来了,一见面,就将一包书递给我,高兴地说道:——“哥儿,有画儿的‘三哼经’,我给你买来了!”

赏析:‘三哼经’,这足以说明阿长的愚昧无知。但是她在不知道一切的情况下,竟帮鲁迅买来了他早已渴望不已的书。鲁迅也因为阿长做到了别人都做不到的事而对她产生了从来没有的敬意。《山海经》这一段就说明了阿长对鲁迅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