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的月饼

时间:2012-09-17 14:19

  值中秋佳节之际,一位刚刚进入某外企工作的朋友来电祝福,并以惊喜的语气告诉笔者,今年中秋确实不一样,放假不说,居然还收到了一盒外国月饼作为礼物。听闻“外国月饼”,笔者猜想这外国货不是星巴克就是哈根达斯。果不其然,朋友证实说,确实是哈根达斯那价格不菲的“冰淇淋月饼”。

  对一些在华外资企业中秋节赠送月饼礼券的习惯,大家可能早有听闻。这礼券大多是选择在中国有大量连锁的外国品牌。或许,这是一个有些耐人寻味的本土化过程。在中国的传统节日里,外国公司示好的方式,却选择了赠送外国的月饼。是外企对中国品牌了解不多,还是中国月饼的销售渠道没有延伸到外企?实际上,负责这种礼品采购的多是中国人,他们对本土的传统品牌可能更加了解。他们为什么不选择中国的本土月饼呢?难道,真呼应了胡适那句颇具讽刺意味的“外国的月亮比中国的圆”,外国的月饼也比中国的月饼香了?

外国的月饼-三联阅读

  询问了几位在外企工作的朋友之后,笔者的疑问稍为释然。“新鲜”“有创意”,这两个词反复出现在他们对外国月饼的评价之中,而没有任何一个与味觉有关的词语。在被问及味道如何时,他们才给出了答复:月饼嘛,不都是那个味儿。

  难道中国本土月饼就没有创新?有,但似乎远不能令人满意。当传统食品老字号“稻香村”开始做起了咖啡月饼,哈根达斯们却并没有生产最有中国传统特色的五仁月饼的意思。当星巴克聘请专门设计师,在月饼盒子上印出时尚而素雅的刺绣效果图案时,很多本土月饼却依然钻进了“豪华”的死胡同。有些本土月饼的“创新”甚至令人哭笑不得。一种名叫“奥斯卡月光”的月饼标价688元,打开盒子一看,除了12块小包装的月饼,还有18张奥斯卡经典影碟。“琴棋人生”月饼礼盒,乍一看还以为是一把古筝,打开盒盖便发现,月饼、象棋、酒杯、钢笔应有尽有,标价1660元。

  月饼是一次性消费品,很少有人会在中秋之外想起它。在古代,月饼是为了祭天才造成圆形,这也决定了它所富有的不是单纯的食品内涵。而如今,一块小小的月饼,寄托了普通百姓对家深深依恋的情感,镌刻下社会不断进步、行业积极创新的足迹,也承载着中国传统文化的演变和延续。那么,当中秋节成为国家法定假日,本土月饼能否也摆脱以前创意模式的桎梏?如今人们已经不太在乎月饼的物理形态了,他们更看重的是月饼所代表的文化。中国月饼习惯性地在成本、生产能力和配料能力上体现优势的思路,而忽视了文化创意,是否也应该随着外国月饼品牌的入侵而有所触动、有所改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