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爱(随笔.原创)

时间:2013-12-14 13:36

  长假了,却莫名地心烦。因大把的时间如花儿开了谢了,而文字,未曾香艳过。

  上街,是千千万万中无特质的一个点。笑意,泛滥而浮华。回家,仅占了空间的一个中心位。声音,琐碎而肃然。

  上网,更呈一派出逃的纷杂。仿佛工业化末日了,穷乡僻壤才是家。

  一旦灵魂被流行挤兑,那么行走,只能是从众运动了。

  在长假,我看见声浪之上涌动着一群群人的寂寞。它泛颗粒、游丝状,追着时间转。

  我没有出游。可字儿总在窥探。像一个弃儿,蓬头垢面,若即若离地躲闪。

  在连续剧插播广告的一分钟,那弃儿,总令我慌乱。这慌乱是脐带维系的一条线,通往血流的那一端,叫信念。www.250rz.com

  也曾不可一世地一路向前,可一旦闲暇,却无力坐禅。虚位,已悄然让座于消遣。当激情一日日地膨胀、迸裂,那精气神便蜕下了一层层的壳,轻薄而灰淡。

  曾写过,《偶爱你》。这“偶”,不单是网语新词,更是心底的一抹窃喜与自恋。仿佛爱了,却不直言,要拐着弯儿地呢喃。而“你”,则是对的时间对的地点,邂逅了灵感,然后行周公礼,亲密无间。

  独处,须与外在的自己交谈。让心听见。

  这是一场马拉松。却无教练无陪跑,只有夜的静、星的眼相伴。方块字的横竖撇捺折像一根根吸管,吸吮着思考与感官。

  这时,我会说爱。会在秒针的噌嚓中孕育诗篇。依稀里,会步入一片开阔地。有古藤枯树乌鸦,有暖阳花朵孩子,有幻化的霓虹与往事的云烟。

  在文字里行走多年,曾宣誓:十年磨一剑。

  于是,吝于交际,节俭言谈,将俗务化繁为简。将时间交与一桌一椅一键盘。那一刻,我就是一发光体,在时空甬道,与昨日取暖。那一刻,传说中的第三只眼睁开了,永恒了年。

  于是,排斥声名,弃绝功利,将发表雪藏。完美,是在岁月的重压之下,怒放的一枝梅。不与它花争艳,只在天寒地冻的安静里,为暗香,凌寒独自开。

  我的文字,只献给自己和惜缘人。

  恰似这长假,一旦荒凉了日子,心便浊浪排空。因爱的逃离,所以漩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我明白,这为孕期。有长长重重的寂寞、沉闷、焦灼。可因此,贫瘠却富饶着,痛并快乐着。

  我想:只好、也只能对纠结作罢。这是命。蓦然,耳畔响起一句话:因为爱,所以爱。

  写作,甘苦心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