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华的枫叶和乞力马扎罗的雪

时间:2013-12-25 15:17

  一、蓝色的雪

  安晓佳收到一张明信片,正面是乞力马扎罗山的雪景,细看,那雪是淡蓝色的,有着似真似幻的美感,背后有一行极为幼稚的字体,像出自刚学会写字的幼童之手,更奇怪的是,上面竟然写着:姑娘,你能像样的生活吗?落款:胡子大叔。旁边还有个画的像加勒比海盗一样的小人头像。

  安晓佳的信箱是湖西路172号,她心想,莫不是寄错了?可是,仔细核对过了,却没有错。安晓佳把明信片连同面包、酸奶一起塞进书包里,骑上单车去上学。

  刚坐到座位上,同桌简一凡凑过来,神秘兮兮地睁大眼睛问,你知道胡子大叔吗?安晓佳吓一跳,脑筋一转,说,不知道啊,网络红人?

  简一凡缩回脖子,没有,随便问问。安晓佳抬头,老班小齐老师两只小眼睛正炯炯有神地盯着他们。安晓佳晃晃脑袋,努力集中精神听课。可是,心却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莫非,简一凡是那个胡子大叔。他那么问,是不是想确认我是否收到了那张明信片?一定是的。安晓佳简直有些生气,故弄玄虚,简一凡这个坏小子到底想干什么,他是嫌弃我这个不求上进的同桌拖累他,还是要拐弯抹角向我表白?

温哥华的枫叶和乞力马扎罗的雪                  三联

(三联阅读配图)

  二、人生理想

  安晓佳的字典里大概是没有“循规蹈矩”这四个字吧。她总是迟到,上课和简一凡说笑话,心情好时和谁都勾肩搭背,心情差时见谁都爱答不理,混迹于成绩单的中段,既不讨谁厌也不至于被喜欢。永远被忽视,却也乐得自在。

  自从那天收到明信片后,安晓佳多少有些不服气,我怎么没有像样的生活了?我生活的不是挺好的嘛?难道在这个重点高中,非要像尖子生们拼命努力刻苦学习,或者像那些后进生悠闲地谈个小恋爱才算不虚度光阴?我晃晃荡荡地过这高中三年,难道就不是好好生活?

  因为这一丁点的不服气,安晓佳几天都没有答理简一凡,她甚至刻薄地想,你凭什么对我指指点点,你自己又好到哪里去了?整天嘻嘻哈哈傻乐,把打网络游戏当成人生乐趣之首的人,竟然和我谈起理想和信仰了?

  不过简一凡浑然不觉,依旧没话找话地热衷于和安晓佳聊天,当他再一次探头过来的时候,他说,安晓佳,你流鼻血了,给你纸巾,赶快掐右手虎口,唉,不对,举起右手。他递纸巾的手都在颤抖。安晓佳把纸巾卷一卷塞进鼻孔里说,你慌什么。简一凡脸色发青,嘴唇发白,委屈地说,我晕血。然后他又战战兢兢地笑了,嘿,你的样子真滑稽。

  安晓佳那一刻忽然觉得,有这么一个即使晕血也不忘婆婆妈妈关心自己的同桌挺好,瞬间就决定原谅他了。

  三、火红枫叶

  月考成绩单下来了,全班六十个人,安晓佳考了第三十四名,简一凡第三十五。他们相视一笑,我们还真“形影不离”啊。

  放学后安晓佳问,你还要去打游戏吗,我们去冰场溜冰吧,今天我生日。

  换好溜冰鞋,简一凡问,你会吗?安晓佳摇头,你呢?我也不会。他们像两只笨企鹅一样在音乐声中摇摇摆摆,大马趴摔得无比畅快。

  最后他们干脆坐在冰场边上,抬头看天,看云,看冰场里来去如风的少年。

  安晓佳忽然问,你去过乞力马扎罗山吗?

  简一凡几乎同时问,你很喜欢温哥华的枫叶林吗?

  他们都愣了一下,然后同时摇头,没有。一丝遗憾的气息从沉默的空气里逸散出来。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