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得现实点,但别现实过了头

时间:2014-04-29 17:32

  活得现实点,但别现实过了头

  爱一个人会低到尘埃里,现实无情将我们置身尘埃里。没有心甘情愿的低到尘埃,虽暂时被现实胁迫,但心中还有一个美好的向往。待到机会一到,一飞冲天。

  最近公司的工作太累,家里也出现一些矛盾。感觉累,身体好累。入睡时,却迟迟没有睡意,这做牛做马的日子什么时候是头?生活低到尘埃,婚姻已无可退让。

  于是找到朋友倾诉,相互一问,才知道他也过得不好,难道活着是件受罪的事?我们咋这么遭罪啊!在一番抱怨后,我们说其实人生活着跟花生长一样,还是得向着太阳啊!

  我从内心讨厌某些媒体所做的关于“你幸福吗?”的愚蠢采访,什么叫幸福啊?如果说“活着就是幸福”,那活着的人都是幸福的!

  其实,在我内心,对于“低到尘埃”这个问题,已不止一次地思索过,只是未曾好好整理。低到尘埃,原本是张爱玲的一句话,意思就是生活的很原始很基本,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幻想的了。

活得现实点,但别现实过了头           三联

  人如果“低到尘埃”地活着,连梦都没有了,那“幸福”还真实吗?人有梦很美,但梦不是现实;人若无梦,连美的幻想都没有了,岂不是更加悲哀?今日主流舆论主张这个梦那个梦,殊不知梦就是梦,怎能与现实同日而语?

  可是,我们既要活在现实中,又不可沉浸在现实中,若完全沉浸其中了,也就沉没了。我们每一个人都曾被迫的“低到尘埃”,社会和生活有时逼迫我们不得不做一些“低到尘埃”的事情,但哪一个人会甘愿自己“低到尘埃”呢?

  那一日,我看到收破烂的农民也在玩着手机,不免就失声笑了出来。大千世界,滚滚红尘,一曦朝阳,一抹夕阳,生如夏花之灿烂,去如秋叶之静美,生生不息的世界,必当承载着精神与物质同在。我们的生活可以“低到尘埃”,我们的精神却不可“低到尘埃”。

  人生必是如泣如诉的,人生也必是如烟如雪的。雪花给春花一个承诺:“我若归去,你必到来!”那雪花还会悲哀吗?今日我的“低到尘埃”又有何妨呢?

  我与朋友谈笑开怀,也感慨万千,到最后,我们得到一个共识,那就是:我们要努力着不要去“低到尘埃”!

  生活上我们与秋花相同,俯身落于泥土,那就朴实无华地活,活出味道来;精神上我们与雪花相同,任光阴荏苒从指间飞逝,那就淡淡地回眸过往,让茗香伴随雪花融化,永留心间。

  无论怎样,我们要让人生回归的抛物线,回落的慢一点,再慢一点,让我们不要过早地完全地“低到尘埃”,“让精神再飞一会”,这样才是最好的回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