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如兰

时间:2014-08-14 15:08

  兰之猗猗,扬扬其香。不采而佩,于兰何伤。

  今天之旋,其曷为然。我行四方,以日以年。

  雪霜贸贸,荠麦之茂。子如不伤,我不尔觏。

  荠麦之茂,荠麦之有。君子之伤,君子之守。

女人如兰  三联

三联阅读配图

  兰,君子也,为人们所钟爱。与兰同室,爱之所养;与兰同乐,养之所赏;与兰同性,赏之所悟;与兰同伴,悟之所诵。

  人为万物之灵,兰为百花之英。兰花之美,美在姿态和神韵,美在性情与品格。它没有树的挺拔,也没有藤的茁壮。但,它不用成林而独秀,无须攀援而丛生。它是高山、流水的伯牙、钟子期,矗立于山涧幽谷之中聆听着高山的萧瑟琴声,和着流水的潺潺吟唱,迎风摇曳,悄然自芳。陡崖薄土,锻就了它那清心寡欲的本性。山谷轻风,远播着它的淡然清香。“幽谷溢香,雾弥漫、掩芳谁识?”,“一帘幽梦随风去,何时出现惜花人?”人品如兰,修为如兰,能识兰、赏兰、惜兰者才是人中君子。

  小小一株兰,无板无眼,无论置于何处,其独特悠远的韵味,俨然似滔滔东水,想忘也忘不了的;其独有的“着意闻时不肯香,香在无心处”的幽香,是想挡也挡不住的。兰,没有牡丹那样争强好胜,也没有玫瑰那样的艳丽多姿,亦没有水仙的清高孤洁。明朝张羽曾这样写道:“泣露光偏乱,含风影自斜。俗人那解此,看叶胜看花。”对于兰的美就再也无需多言了。那些星星点点的鹅黄花蕊,恰若散金碎银般地点缀在青茎之间,时时地散发出淡淡的暗香。给人一种神清气爽,心旷神怡的感觉。虽生于幽谷杂草之中,却卓而不群,自香其香,自色其色,自生其生。夫子《猗兰操》:“芝兰生幽谷,不以无人而不芳;君修道立德,不为穷困而改节”唱出了兰的淡然与高洁。后世之人,不管你如何落魄,只要能品出兰质,就能领悟圣人之遗教,舒心中之怨气,复胸内之自信。

  兰,在历史的长河中,见证过楚襄王的兰台之宫,零落几丛;汉武帝的猗兰之殿,荒凉几变。但,兰却始终保持着“金声王韵,蕙心兰质”.山河虽几改,朝纲曾几变,唯有不变的还是兰那“不以无人而不芳,不为穷困而改节”的温柔、真诚、淡然、智慧、自信与豁达。

  有人说,女人如书,女人如画,女人如诗,女人如歌。那么,我也谓,女人如兰,女人有着“不为无人而不芳,不因清寒而改节”的高雅与豁达。在《红楼梦》中曹雪芹先生就曾经用“气质美如兰,才华复比仙……”来赞美女性。女人与兰之间有一种精神交流,她们相互欣赏,相互评价,她们有着“流水当怜离别意,奔流不忍对伤琴”的惺惺相惜。女人是兰,她有着兰一样的性情与品格;有着兰一样的自信与豁达;有着兰一样的气质与淡然;有着兰一样的智慧与真诚。如兰的女人用传奇诉说着无悔的一生……

  女人有着兰一般的温柔。风,虽然无刃却能够侵蚀坚硬的磐石,水,虽然无骨却可以摧毁万物。女人如水般温柔,以柔克刚是女人的天赋,她用似水的柔情撑起一片晴空,用细腻的情感播种生活的田野,用浪漫的情怀点染枯燥而单调的日子,用善解人意的笑容温暖周围的环境,用淡定与从容的内心去感悟多彩的世界,用如火的热情焐化心底的坚冰,用无痕的温柔绽放如兰的魅力。

  女人有着兰一般的真诚。追求外表的质朴与自然,摒弃心灵的虚伪与庸俗,向往纯净而清澈的心空,保持诚挚而率直的秉性。用真心待人、真情动人、真爱感人。不虚情假意、不矫柔造作、不屈意逢迎。不做攀援而上的滕蔓,不做任何人的附庸。大智若愚,用无私的真诚释放如兰情怀。

  女人有着兰一般的自信。携着成熟的韵味,带着独特的魅力,怀着执着的胸怀,迈着铿锵的步履,轻轻地走来,沉稳而坚定、洒脱而飘逸、干练而神秘,散发着春的生机、夏的活力、秋的殷实、冬的竣逸,没有自卑,没有忧郁,没有自怜,没有悲戚,有是的孤芳自赏的超脱,有的是我行我素的坚毅,有的是与世无争的潇洒,有的是沉淀历练自信如兰的坚定。

  女人有着兰一般的智慧。让书本的馨香飘溢深邃的夜晚,让笔墨的耕耘陪伴人生的路程,让知识的广博增添无穷的力量,让睿智的心灵感悟人世的沧桑,让内敛与成熟沉淀心房,让非凡的气质与修养挥洒芬芳,让东方的典雅与聪慧展现如兰的韵味。

  女人有着兰一般的豁达。鄙视心胸狭隘,不屑斤斤计较,漠视小肚鸡肠,却能够容忍朋友的算计,谅解好友的排挤,理解知己的冷漠,心底无私天地宽,坦坦荡荡走天涯。用小人嫉妒、亲人欣慰、朋友欣赏、同事笑纳的那份深情,以君子坦荡荡的胸怀迎接世间冷暖,用炽热的心冰释前嫌,展现如兰般宽容博大的境界与襟怀。

  风细细,夜慢慢,兰不惧严寒风霜,独守寂寞,在山魂水韵之间感恩的绽放,短短几秒钟的回眸顾盼让它感叹一生。女人如兰,亦执着着那份孤独,固守着那份清贫,挥洒着那份洒脱,享受着那份宁静,感受着那份自由,流露着那份淡然,不惧风狂浪险,不惧山高路远,不依附,不强求,感恩着如兰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