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该归去的逃避自由

时间:2014-10-30 16:57

   亚丁要是半梦半醒的模样

  望出去星星不见

  雪山侧面漏着青白色的天光

  她才能彻底属于我

  凌晨五点,寒冷会叫醒我

  躺在寡瘦的小床上

  听着窗外的马匹晃悠悠地走

  脖铃儿们低诉着草黄风凉

  这时我和这片土地血脉相融

  柏油径落满橙色的松针

  栈道结着的茸茸冰霜

  冲古寺里不见真容的弥勒佛

  洛绒牛场奔跑着的羚羊

  隔远了,拉近了

  在我的眼中,血液中

  山路上都是新鲜的马粪

  草料的残渣散发着干净的气味

  唱着古老民谣的藏族青年

  双眼是晴朗的天空

  听不明白汉话的姑娘

  笑起来两颊的高原红很暖和

  这些,都是我

  柔软的肌理和炙热的内脏

  山巅盘旋的鹰翅

  倒映着雪山的海子

  寂静沉睡着的悬崖

  这些,是我的筋骨

  甚至那矗立的雪山和

  亘古不化的皑皑冰川

  是我,彻寒和安全

  仙乃日的雪来不及落下

  牛奶海受诅咒的石头还未逃跑

  转经筒前的喇嘛仰着他黝黑脸庞

  对我笑了,阳光忽然普照

  我背着行囊站定

  霎时,跟亚丁

  活生生,被割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