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恋爱的男人(2)

时间:2014-11-21 09:49

  隔了一周后,那个出版社编辑对于上一次的失约感到十分抱歉。又约了时间见面。

  好巧不巧,还是周五,又是早晨,又是一个下雨天,难不成黑色星期五重演?

  他特意带了一个鸭舌帽,一副墨镜,一把大黑伞,搞得像电影里的神经病侦探。鬼鬼祟祟的出了门。

  特意走了和上次不一样的路。

  刚从小区后门走出,隔了一条大马路,迎面看到上次那个克星女孩走过来。

  还没等他拔腿,女孩已经穿梭往来的车辆,隔了帽子和眼镜的种种伪装重重人海一眼认出他。

  哈哈,小说家。我们又见面了。她还是穿着那件亮黄色风衣像小鹿一样飞速蹦到了阿磊身边。

  她一只手撑着伞,一只手也抱着文件袋。

  抱歉,我不认识你,阿磊想脱身。

  女孩抓住阿磊衣服,干嘛,我又不是什么神经病,为什么要躲我啊?

  阿磊没吱声,呆呆站住。

  女孩看到阿磊今天带了一个厚厚的公文包,这里面是稿子吗?她问。

  其实她不知道,阿磊知道今天是下雨天,特意里三层外三层找了个大尺寸文件夹包小尺寸文件夹,这样好几层包裹着,外加一个牛皮防水黑色公文包,简直12道关卡,全力保护小说稿子。虽然,这里面只是打印稿。

  这不是稿子,就公司里的报关单。阿磊吞吞吐吐说。

  上次的事,真的很抱歉啦,可惜你跑的太快了,我真的想弥补你什么。

  不,不用。阿磊紧张的像含了橄榄。

  我知道稿子对于一个创作者的重要性,就像是他珍贵的小孩一样。女孩说。

  你看,今天我也带上了我的小孩。

  阿磊看了一眼她左手拿的文件袋。

  都是一些水彩初稿啦,我去世纪公园旁一家画廊给老板看看,他说很喜欢我的画,想帮我办一个展览。

  原来你真的是一个画画的。阿磊说。

  喂,我真的是啦。你很没礼貌哦。我生气了。

  抱歉。

  没关系,我不气了,原谅你了。女孩说。

  好快。

  我这个人就是有一个毛病,对于自己喜欢的人怎么气都气不起来。女孩说。

  啊,女孩下意识知道自己说漏了嘴,立刻捂上了嘴巴。

  阿磊没说话,脸莫名红了起来。

  两个人突然都沉默了,世界好像静止了,雨好像也不下了。撑着伞的两个人靠的很近,甚至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呼吸和心跳声。

  两人脚步默契而有节拍的朝前方的路口迈去。

  突然,一辆车急速驶过,仿佛瞬间穿破了这个暧昧的静止小世界,路面水塘里的脏水如暴风般飞起来,朝他们两人的方向溅过来。

  有没有搞错,阿磊听到女孩喊了一声。

  女孩飞快的丢掉了自己手里的文件夹,腾出一只手,并挡在阿磊面前,用两只手握住伞柄,飞快的转起雨伞,如暴风般的脏水遇上如龙卷风般旋转的雨伞也无济于事了。不过因为女孩把雨伞举得很高,而伞的面积只有那么大,虽然能保护的范围全都保护了,但女孩下半身的裙子和皮鞋全都被脏水弄湿了。

  你为什么要把伞举那么高?惊魂未定的阿磊问她。

  因为,那样才会彻底挡住你啊。女孩小声说。

  女孩用伞+自己挡住了所有奔向阿磊的脏水。

  那,那这次算不算补偿你了。女孩看着阿磊说。

  算,当然算。你刚才转伞好像变魔术一样,好神奇!我都看呆了。阿磊温柔对她说。

  哈,你不是第一个这样说的人,我从小就喜欢转伞了,也练习了二十几年了,

  除了你之外,我还拯救过过马路的小狗和老婆婆。女孩笑起来很好看。

  我刚才转的速度是不是比龙卷风还快,女孩说。

  是啊,把你的头发都转乱了。阿磊轻轻摸着女孩的额头,帮她整理几根格外活蹦乱跳的头发。

  4

  两周后,在阿磊安排下,我终于见到了那个女孩,我注意到她眼角果然有一颗阿磊说的泪痣。

  对的,就是这个泪痣。还有一个小番外。

  他们第一次正式约会,坐在喷泉旁休息,一起看夕阳慢慢落下,聊着自己小时候的事,女孩说起亲人离开的时候,有点哽咽。阿磊此刻又注意到了那颗醒目的泪痣。

  他慢慢靠近女孩,用手捧住她的脸说,别动,你眼睛那里有一个小虫子,然后轻轻用纸巾去拂她的眼角。

  咦?为什么擦不掉啊。阿磊说。

  怎么可能擦掉啊,那可不是什么虫子!那是一颗泪痣!女孩说。

  阿磊故意逗她说,哦,我还以为那是眼屎。所以刚才还说小虫子给你点面子。哈哈

  女孩笑了,一边撒娇说你好无聊,一边推开她。

  过了一会,女孩好像想起了什么,看着阿磊说,他们说有泪痣的人代表这一生会有很多伤心事。

  我知道啊。所以刚才我才那么做。阿磊平静的说。

  女孩不解望着他。

  所以,我会像刚才那样,一直努力抹去那些生活里你会流泪的瞬间,会一直努力给你快乐的。

  女孩听到阿磊说的话,从内心感到暖意。

  但这个女孩终究不是普通的女孩,她笑着对阿磊说,那好,既然你会一直给我快乐,我也不能输了。我也要补偿你。

  这次换阿磊莫名不解。

  突然,女孩拉着阿磊的手一同快乐的奔向了喷泉里!!!

  阿磊当时兴奋的告诉我这一段的时候,我简直要把他奉为情圣了。

  原来一个木讷的人在遇到一个让他动心的人之后,那些隐藏了多年的热情,那些蓄势待发的浪漫会一下子如火山爆炸般全冒出来了。原来他平时的低调,只是不想让不相干的陌生人擅自窥探到他的深情。

  看着他们的故事,我想,

  每个人的寂寞都不一样,每一个所追求的爱情也不一样。有的人是身上的灯泡太暗淡,需要有人来点亮。有的人是身上的灯泡太刺眼,需要有人来调的温柔一点。有的人是身上的灯泡已经破碎,需要有人来重新组装。

  对于阿磊来说,他之所以一直抗拒爱情,也许换一种思路来看,他真正想要的压根不是一个务实修灯泡的普通水电工,他需要的是一个特别的,异想天开的想画多少新灯泡就有多少新灯泡的画家。

  他需要的是一场最特别的爱情,可以简单粗暴地掀翻他固有的僵化生活,并为之注入无限的活力。

  有点古怪的阿磊遇上了那个古怪画家女孩也真是绝配。

  所以,大概这个世界上所有最与众不同的爱情,都是一场神经病与神经病相互看对眼的偶遇。

  5

  昨天去了他们还在装修的新家。

  两个人正穿着蓝色背带裤像模像样的在墙壁上涂油漆。

  墙壁颜色居然是亮黄色。据说那是阿磊的主意,因为第一次女孩是穿这个颜色的衣服让阿磊惊艳的。

  在客厅中央挂着一张与众不同的水彩画。

  是一张下雨天早晨热闹的场景画,

  在公车雨棚,男孩低头入神看东西,女孩在雨棚外随性转着小伞,他们并不知道有什么将会发生。

  一滴滴如糖果般可爱的五颜六色雨落下来,

  最下面的雨被女孩的伞转的偏离了原来无趣垂直落下的轨道,

  成了一颗大大的,而又温暖的,

  心形。

 2/2   首页 上一页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