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盛世,只为你知

时间:2015-01-22 13:55

 一场盛世,只为你知 三联

  我的爱人啊,走路我想着你,吃饭我想着你,我一直在远方安静的想着你,如想着一株植物,这是一株叫做相思的植物,,在每一秒里,蔓延了我的十万亩玫瑰园。

  那年夏末初秋的天气里,他们相遇。而在相遇之前,他们以为两个人是两条平行线,永不会交接。那时候她知道他在那个城市,可是她并不一定要去找他,知道他在那个城市就行了。那时候她和许多女人一样,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每天两点一线的生活着。从来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这么

  个人,是专门为遇见你而活着的。

  一切都那么顺其自然,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去了他的城市,而在他热情的呼唤下,他们见面了。轻轻的只是一句简单的问候,心里就当起了波澜。他看了她一眼,目光中透着坚定。其实,她的手心全是汗,那一刻她就决定,她愿意为他改变自己。

  一见钟情其实是十分浅薄的事情,没有办法,我们都知道,这世界上很多的事情都始于浅薄,不要以为惊天动地的爱情有多深刻,往往也只是一个刹那,惊鸿一瞥这么简单。现在想来,相遇有时其实是一种必然。就像《牡丹亭》里的第一句: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

  爱情是什么?爱情就是一个中毒的过程。

  她说自己已经中毒了,除了爱,无药可救。就这样迷恋一个人了,他的笑,他的声音。这说明什么?说明以前自己认为的爱情都不是爱情。没有激动,没有生气,没有嫉妒,但是现在不一样,哪怕他笑着骂她,她都会觉得天崩地裂。

  她爱闻他头发里清凉的味道,爱看他眯起眼睛坏坏的笑,爱他近乎虐待的宠爱。她知道那叫恨疼,恨不能时时疼在心口的意思。她说前生肯定在哪见过,纵使没有见过,也擦肩过。不然,为何会如此的纠缠与你。很多时候,不是不前进,是在等待,等待良人的到来,你既是我要等的良人,纵然已经过了风华绝代的年龄,可依然是相看两相宜。

  没有人可以想象这场爱恋,如此疯狂的胶着过,如此动人过,惆怅过,就像她无时无刻怀念的,绵绵无期。

  卧房的每处都散落着爱情,两个人扭在一起接吻的声音,很响很粘稠,似乎每一次都是第一次,那么迫切,那么恨。是的,恨,她甚至能感觉到嘴唇间的血腥味。原来,爱到疼处叫恨。恨不能给予,恨不能拥有,恨不能长相守。

  那是一场烟火,刹那间点亮她身边的所有黑暗。我是一朵错过季节的花朵,没有赶在你的自由之前开放。如果真的是输给了时间,那么就让我凋落在你记忆的盲区,洁白地死在我寂静的幻觉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