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年岁月,沿墨香轻嗅浅笑安然

时间:2015-07-13 09:11

   经年以后,临风而立,青衣飘飘,独对皎月痴笑,沉梦中我已不再是在水一方,就在你身旁。素颜沧桑,笑意盈盈,那会是怎样的美好呀!相视一笑,这一笑,用一生在云淡风清中与你共度;这一笑,把一生的宿缘与你尽付流年光阴,与你共渡,心中暖暖。

                                                                                                                                                                                                        ——题记

经年岁月,沿墨香轻嗅浅笑安然 三联

三联情感日志配图

  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深色,更酌情于黑色,着一裘墨黑,掩盖了陈杂。喜欢寂寥时仰望天空,其实,苍茫的夜空有时候什么也没有,有时候忽然感觉黑暗的夜空也很美,只是只有寂寞的人才能数出它的萧瑟,彻懂它的色调,领略它的苍凉。有时候我觉得那漆黑的夜空,很像很像我的心情,荒芜了很久很久,偶尔有霓虹的色彩闪过,点亮的只是一瞬间,一闪而逝,我还意犹未尽,它己经消失了,剩下的又只是一片黑暗了。

  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爱上了文字,刻意去留下流年那些深深浅浅的痕迹,那些青涩的记忆,或是友情,或是爱情,都成了心里最柔软的部分,不可残缺,那些明媚的心事,忧伤的情怀,层次分明;那些成长中的快乐和悲伤,在年华的青春里,涓涓而流。依稀带着执着的美好,把些许情愫都描摹在文字的篇章下,半生琉璃,冷暖自知。有些痛口头无法言说的,却可以在文字里渲染;有些爱是没有结果的,却可以在文字里凄美;有些友情是可以永恒的,在文字里可以久远延长。所以文字见证和收藏了那美好的一瞬间。

  我的心一直在游离,一直在文字的世界里辗转,我不知我在寻找什么,或者曾经失去了什么?现在虽生活在城市,可我的心一直未能溶入它的血液,不能融入它的枝节末梢。白天的喧嚣刺痛了我的耳膜,夜晚的霓虹闪花了我的眼睛,我的心一直抵触着城市人的游戏规则,一直叛逆着城市人生活里的条条框框。

  有时,我发现我很傻,傻得经常做痴事,傻得经常微笑,傻得竟能向气哭我的人还给予微笑和友好,还能只言片语的敷衍几句;傻得经常对着繁华城市的路灯下,自己孤单的身影细语。有时,有感觉自己也很固执,固执一种不变地生活,固执地追求一些不尽完美的事,固执到对于过往,一遍遍的描摹缱绻,哪怕支离破碎,也顽固到不言放弃。甘冒天下之大不韪,却又无力改变什么,只好困在原地。或许只有到那高山之巅,到那宁静的田野小径,在月夜,在冬晨,闲享幽曲或倚窗听风时,才能让我的心不再彷徨,不再千回百转、不再辗转反侧。

  天又黑了,灯又亮了,城市加倍的辉煌,我穿行在城市的街道举步维艰,陌生的人在身边掠过,眼神交换那一刻,谁又可以和谁交换一下孤单?灯光如影随形地与我配对成最亲密的伴侣,极力安抚着空荡荡一路的我,停下脚步,遍地找寻,原来,不是你陪在我身边。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脑海总是浮现一个身影,孑然而立在风中沉思的样子,纷飞的尘沙干扰不了你的冷傲,凛冽的北风吹不散你眉染的轻愁。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