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岁月,琥珀流年

时间:2015-07-13 09:26

玲珑岁月,琥珀流年 三联

三联情感日志配图

   不得不说,时光如一指流沙,于指间倾泻而逝。即使努力地紧握,依然握不住流年,徒留两手空空。

  年就这样的过了,仓惶得让人不及喘息,而又蹉跎得让人叹惋。奢侈的假期,大把的美好光阴,在日复一日中挥霍一空。再回首,竟不知道,这一天一天的,日子都去哪儿了?要重拾记忆的碎片,也不知字是否能成行。

  这个假期,最暖的是亲情。很难得,妈妈今年回来过年,年前年后差不多住了大半个月。妈妈平时住在姐姐那儿,成都虽不算远,但在忙碌的幌子下,因了这样那样的借口,总是和妈妈聚少离多。即使偶尔的相聚,也是来去匆匆。想想,自从有了自己的家,对父母真是照顾很少。倒是每次与父母在一起,也是父母照顾我的多。的确,无论我们多大了,在父母眼里永远是需要他们呵护的孩子。

  这次,妈妈回来,适逢假期,我便尽可能地陪伴着她,走一走,看一看,说说话,拉拉家常,弥补曾经的忽略。已过六十的妈妈,虽然身体尚可,但皱纹的增多,白发的又添,难挡岁月的侵蚀,妈妈渐渐的老了。所以,妈妈对我的照顾,我不再心安理得地享受,而是多了疼惜。早上,当我还蜷在被窝里赖床时,妈妈就轻轻起床在厨房里侍弄锅灶了。我便赶紧起来,要么把妈妈拉出厨房,要么与她一起忙活。为了不让妈妈争着洗我的衣服,我总是抢先把该洗的衣服洗好。妈妈,该歇歇了,小时候,您是我的港湾,以后,我会是您的依靠。

  春节,回家过年。不只是妈妈,我的其他亲人们都从远方回来,大家欢聚一堂,其乐融融。亲情无限,无论多久没有见面,依然亲切如故。这家那家,你来我往,吃喝玩乐,唱歌跳舞,热闹非凡。只是,短暂的相逢之后,纷纷散去,如今,又是各自东西,各自奔忙。

  其实,人都是矛盾体,热闹和欢腾之中,疲累和空虚也时时来袭。年年如此重复,应景似的走亲访友,耗费的不光是大把的光阴,白花花的银子,还有精力跟热情。

  多想,能抛开世俗,静静地藏身于幽静的一隅,听自己喜欢的歌,做自己喜欢的事。即使孤独,也是安宁的静谧的。或者,独自去旅行,走走停停,去向往已久的地方,阅人间胜景,吟风花雪月,无违我愿,回归本真。人说,人生中至少应该有两次冲动,一是为奋不顾身的爱情,一是为说走就走的旅行。渺小如我,桎梏如我,何来勇气这样的冲动和洒脱?如若能,此生无求。

  由于生日近春节,所以,虽不想提及,也很少专门过生日,却总是被亲人记起。人到中年,已对生日没了热情。时间真是把杀猪刀,无情地带走了青春和韶华,在每个人的身上刻下岁月的痕迹。而立渐远,不惑逼近,已经没有惶恐和扼腕的余地和机会。羽衣霓裳,保留不住日渐老去的容颜;烫染卷直,掩盖不了青丝里渐生的华发。更何况,我不着羽衣霓裳,不爱频繁的烫染,一直偏好地穿着素净的布衣,固执地留着一头简单的清汤挂面。所以,老去,更是无从遮掩了。草木枯荣,花开花谢,不可逆转,与其终日惶惶,不如坦然面对吧。

  言远了,便偏离了主题。总之,春节是过去了,假期也所剩无几了。

  静想,何止是春节?何止是假期?逝去的一年,恍若昨日,还没来得及梳理和告别,也是如此这般的一晃而过,任你不舍任你叹息,最终消失在时间的洪流里,悄无声息一去不再复返。

  于是,自我安慰,去的就让它去了吧!岁月的自然流逝,季节亘古不变的轮回,带走的不仅是如花的年华,还有那些曾经令人怦然心动的色彩。即使在生命中留下了深深浅浅的印记,也终会化作袅袅烟尘,无影无踪。

  玲珑岁月,琥珀流年。无忧无惧,莫悲莫喜。

  在春寒里臆想春暖花开,草长莺飞,如此甚好。你在,我在,便是安好,便是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