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志红:为何用痛苦来渴求被看见

时间:2015-07-24 11:55

武志红:为何用痛苦来渴求被看见       三联

  亲人之间,容易有这样的逻辑:我的痛苦有五分时,你看不到;那么,我的痛苦发展到十分时,你还是看不到吗?在我们的想象中,亲人该看到我们的一切,特别是痛苦;可现实中,你若太渴望对方看到你的痛苦,对方很容易采取的策略是回避、忽视、否认甚至侮辱。

  这种事最容易发生在至亲中,特别是两性关系。既然是一家人,既然是两口子,既然是传说中的爱人,那么,我希望我的一切你都能看到,若不能,我就觉得不亲密。特别是对我而言如此重要的痛苦。这是对共生般亲密的渴求。如有来访者说,她最大的渴望,是有一双眼睛能看到她的一切。

  印象很深的一件事:大学时认识一哥们,很快成为好友,渐渐的,他向我絮叨他的一切,如中午吃了什么饭,甚至包括什么时候拉了一泡屎。这让我感到厌烦。一次问他,为什么想把你的一切都诉说给我?他愣了愣说,可能是把你当成最好的兄弟了吧。其实,这是婴儿对妈妈的共生渴求。

  这是最重要也最正常不过的一种渴求,假若它是发生在母亲与婴儿间。之所以还执着于此,通常是因为,这个重要需求,要么严重没得到满足。所以,对持有此需求的朋友,可宽容,但你不必去满足他;至于还持有此需求的朋友,把自己当大号婴儿好了,对自己多份宽容,同时也学习适当放下。

  用增加痛苦的方式,渴求对方看见自己,这种故事是一个轮回:孩时,你不被看见;恋爱时,你找一个也看不见你的人,随后渴求他的看见而不得。并且,这个人看不见你痛苦的人,内心也藏着一个不被看见的饥渴小孩,但他通过严密的情感隔离达成了平衡。他们看似截然相反,其实互为镜像。

  有朋友问:这个怎么破。对这个看起来过于简单的问题,我说说写这篇博文的初衷,就是希望那些无意中在使用这个策略的朋友,停止自己对自己的伤害。看见是极其重要的,不过你需要找到能看见的人,而不是对一个已证明看不见你痛苦的人,不断玩这个绝望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