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活了一次,却活得比现实中的他更加狼狈

时间:2015-12-17 17:22

重新活了一次,却活得比现实中的他更加狼狈   三联

  夏洛回到高中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吻校花,然后打老师。他自恃在自己的梦里,可以随心所欲。可是跳楼都回不去的错觉,让他觉得他拥有了再活一次的机会。没穿越前,夏洛是个Loser,他靠着马冬梅白天夜晚的劳作拮据生活。他在女神的婚礼上表白,妄想着会发生偶像剧里的狗血剧情。可现实就是现实,得不到的红玫瑰,终究变成嘴边的痣。夏洛回到一九九七年。那一年他高三,有人生里无数的可能。他或许会记起当年的高考题,抑或又想起哪一期双色球中奖的号码。可夏洛回去的全部,都是为了秋雅,自己年少时未能完成的最美的憧憬。

  他知晓现在所有泡妞的手段,技能槽爆满,然而秋雅真正喜欢的,是有才华的男人。那一年许巍还没出道,朴树也没红。他在校园广播里热忱地唱着《曾经的你》,引得全校师生倾慕,当然,也包括秋雅。他参加比赛,唱着改编的《双节棍》,他和秋雅也开始谈笑风生。他上了春晚,和那英唱了《相约九八》,他出道了,红了,登上了亚洲周刊,九七年之后的歌手的歌,随便剽窃几首也能够吃上一辈子。他赢得了全部。也包括秋雅。

  游艇上他给华仔打完电话,转身问秋雅。如果以后自己再也不会写歌了,秋雅还会不会跟他在一起。是啊,现在的一切,都不是靠自己得来的。秋雅,在世的母亲,金钱,荣誉。包括脑子里无限灵感的创作,没有一样是自己的。所以他见了周杰伦翻唱自己的歌曲,会莫名其妙地大打出手;见了秋雅跟袁华睡在一起,也淡然离开;见了大春最后听信自己的话娶到了马冬梅,也会黯然。

  这一切,像是得到了,却又像失去了。他当然不开心,不然也不会找那么多女生寻乐。也许就是一刹那,他才终于明白,自己从始至终爱的,都是马冬梅。他知道马冬梅最爱的花是向日葵,他知道马冬梅不喜欢人把秋衣扎进裤里,他知道马冬梅最爱的偶像是张国荣,他房间的墙壁上就挂着一张呢。他追到秋雅得到她,还是一样顺口自然叫了马冬梅媳妇;他路过千山万水豪宅深处,心里怀念的依然是拥挤的小房间;他吃过山珍海味珍禽异兽,嘴角里遗香的味道,终究不过一碗茴香面。

  “大春,我真羡慕你,能像傻逼一样活着。”功成名就之后,他和大春一起玩游戏,终于说出了心里话,带着三分嘲讽,七分羡慕,以及十分的嫉妒。大春,你不该把房子卖掉租房子住啊,你知道十多年后你那套房子能赚多少钱么;大春,冬梅对你那么好,你为什么不努力奋斗让她过好日子?“大春,我把一切给你,你把冬梅还给我,好不好?”夏洛和马冬梅在一起的时候,什么都没有;现在拥有了一切,却还是什么都没有一样。也许就是马冬梅不在身边了吧。

  染上艾滋病的夏洛极不配合治疗,其实以当时的医疗水平和他的财力,要想续命十几年也不是没办法做到,他不过一心求死。是的,看起来他风光无限,荣誉满满,著作等身。可这一切都是他借来的。秋雅会出轨,老妈会找小伴托付终身,马冬梅是他本来就拥有的一切,现在也属于别人了。

  他重新活了一次,却活得比现实中的他更加狼狈。倘若有些东西本来就是注定的,到底地挣扎也并无多大用处。所有的繁华簇锦,前程锦绣,或许得到之后也是过眼烟云,徒增烦恼。

  眼前的日子再平凡不如意,可你还有马冬梅啊。那个爱你如生命的女人,那个你再活一次,也依然忘不掉的马冬梅啊,那过不好这一生又怎么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