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好不好,打开方式更重要

时间:2015-12-24 10:40

  老娘这么温婉动人,保证不打死你

  蘑菇小姐是我的女朋友。初次见面时,我被她蠢萌蠢萌的笑容所迷惑。

  被迷惑的不仅仅是我,还有萍水相逢的路人甲乙丙丁。公交上常常有叔叔阿姨爷爷奶奶下车的时候把她拉过去,然后把位置让给她。

  她为此得意洋洋地和我说:“你说我是不是长得很像弱势群体?”

  当然,有时候也会原形毕露。

  有次正巧有朋友搭车,她在车上大大咧咧地痛斥我,突然想到后座有人,于是回过头说了一句:

  “其实我是一个特别文静的姑娘,只不过我今天来大姨妈了……”

  我白她一眼,她瞪我一眼。

  记得追她的时候,她曾说齐刷刷一米八多的男生都叫她哥,一开始我是不信的。

  直到有次,我订了她最爱的榴莲千层蛋糕,她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蛋糕,嘴上却说:

  “不能吃,不能吃,吃了会长胖的!”

  “吃吃吃,多吃点,吃饱了就从蘑菇长成香菇了。”

  “为什么不是金针菇?”

  “你都这把年纪了,要长也只能横向长……”

  “妈蛋,你给我过来!老娘这么温婉动人,保证不打死你!”

  从此以后我确信无疑。

  好想变成一只土拨鼠

  蘑菇小姐是名人民教师,但就像大多数女生一样,她也会有各种各样不切实际却很可爱的想法。

  有天晚上,她和我打电话说:“你知不知道,今天我们学校停电了。校门口施工把电缆挖断了,OA系统登不进去,我们就可以偷懒啦。”

  正好我是电气工程专业的,于是就和她普及应急抢修的重要性和怎样保护电缆,她却来了一句:

  “我好想变成一只土拨鼠,去把电缆咬断。”

  ……

  这就是工科男和文科女的思维差异。

  和辩论队队长谈恋爱

  过去常常会有女生被我说得无言以对,直到我遇到了蘑菇小姐。她曾是辩论队队长,伶牙俐齿,于是无言以对的那个人往往就变成了我。

  我是水瓶座,她是天秤座,追她的时候我对她说:

  “我研究了下星座,水瓶和天秤是绝配!”

  “对对对,我两个闺蜜都是水瓶座,我和水瓶就适合做一辈子好~朋~友。”

  ……

  累的时候,我会把脑袋靠在车窗上,而她总是说,你的样子好像霍金喔,然后嘿嘿嘿地傻笑。

  偶尔我也会嘲笑她。

  阴雨连绵的日子,她抱怨说:

  “下了这么多天雨,我觉得我都要发霉啦。”

  “蘑菇本来就是真菌,发霉了好,说不定还能长身体。”

  “讨厌!”

  前几天特别冷,她和我抱怨说穿太少了冻成狗,正好那天她有晚自习,要九点才下班。怕她冻着,我说:

  “我去接你。”

  “不要来。”

  而我还是去了。一上车她哆嗦着说:

  “太冷了!我已经冻成撒比了。”

  “不冷的时候你也是。”

  “滚!”脸上却乐开了花。

  很多时候,女生嘴上说不要你来接,其实是怕你太累,真去了她心里可高兴了。

  日了狗了

  我和蘑菇小姐常常为了一些小事斗嘴,吵着闹着,她就会问我,是不是想做单身狗,而我也只能在心里默念一声汪。

  前阵子她工作压力特别大,竟学会了一句口头禅——日了狗了。短短一小时就能说上十遍八遍的。

  十字路口,我们又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斗嘴,她再一次厉声问道:

  “你是不是想做单身狗?”

  “汪!”

  “你还敢汪?你是不是真的想做单身狗?你说啊!你说啊!”她杀气腾腾地瞪着我。

  “你刚才不是一直说要日狗的嘛,快来快来!”

  “想得美!”杀气瞬间变成了傲娇。

  突然很想亲她,于是当机立断松开安全带按住她脑袋势不可挡地亲了过去,整个过程一气呵成。

  意犹未尽,就听到后面的车子滴滴滴地叫个不停。

  “绿灯了,赶紧走!你个神经病还能不能好好开车?”

  当我系上安全带重新挂档的时候,只听她在边上嘀嘀咕咕:“滴什么滴?日了狗了。”

  谁的孩子

  我俩也常常一起犯二。

  电梯里,她摸摸我的肚子

  “咦~~你也有小肚子哎。”她嘲笑我。

  “嗯,有了,3个月。”我一脸认真样。

  “谁哒?”

  “你的,你要对我负责。”

  她嘿嘿嘿地傻笑。

  “看你这肚子,比我还大,是有几个月了?”

  “嗯……”她头一歪,思考了三秒后说:“5个月!”

  “谁的?”

  “大姨妈的。”

  ……

 1/2    1 2 下一页 尾页